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刘伯温高手论坛 > 托皮卡 > 正文

那些曾经的少数意见如何改变了时代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12

  美国法院的判决,一个案件不仅有持多数法官意见的法官撰写的法院判决,对法院判决持反对意见的参审法官可以撰写异议意见并附在判决正文之后一并公开。从1888年到1910年期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首席官由梅尔维尔·富勒接任,在其任职期间,最高法院有过一些现在看来并不光彩的判决,反而是持反对意见的官所撰写的异议意见在美国法律史上熠熠生辉。

  为了加强有色种族隔离制度,南方州开始陆续通过《吉姆•克劳法》,在火车上实行“隔离但平等”(the separate-but-equal doctrine)的制度。《吉姆·克劳法》试图分隔白人与黑人,使得白人与黑人生活在不同的区域中,减少接触。该法在路易桑那州在内的美国南部各州普遍实施,引起了非洲裔美国人甚至不少白人的不满,许多人认为这样做侵犯了人权。

  具有八分之一黑人血统的荷马•阿道夫•普莱西是路易桑那州一个人权组织“公民委员会(Citizens Committee)”的成员。该组织对《吉姆·克劳法》十分不满,决定采取行动挑战该项法律。1892年6月7日,公民委员会挑选普莱西作为乘客,乘坐路易桑那铁路的一辆专为白人服务的列车。因为他的肤色是白的,看上去像白人,所以不会被拒绝上车。

  公民委员会还特意安排了一名有拘捕权的侦探,在车上将普莱西拘捕,罪名是他违反了种族隔离法律。根据路易桑那州法律,白人和有色种族必须乘坐平等但隔离的车厢。普莱西因而被认定为“有色种族”,遭到逮捕和关押。于是普莱西将州政府告上法庭,指责其侵犯了自己根据美国宪法第十三、十四修正案而享有的权利。

  1896年,普莱西的官司打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以7:1的绝对多数,判决路易桑那州法律并不违反宪法修正案,因为“隔离但平等”并不意味着对黑人的歧视,而只是确认白人和黑人之间由于肤色不同而形成差别。最高法院引用许多州的先例来证实相关法律的“合理性”,然而却发现根本证明不了“有色人种天生低人一等”。

  有关普莱西诉路易桑那州政府案件判决的新闻报道异议者哈兰官写道:“我们的宪法是色盲。在公民权利方面,所有公民在法律面前应当一律平等,最卑微的人和最有权的人应当是同等的。”然而,隔离但平等学说主导了最高法院达数年之久。该案的判决在事实上确认了种族隔离政策的合法性,直到1954年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委员会案后,这一观点方才失去法律市场。

  约瑟夫•洛克纳在纽约拥有一个面包房,他因为让员工超时工作而被纽约政府罚款20美金。后来又再次因为违反这项法律被罚款50美金。如果不缴纳罚金,约瑟夫将面临50天的牢狱之灾。他的官司最终在1905年告到了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判决各州不能通过这种惩罚老板的法律!这样的法律纯粹是多管闲事,让成年人无法照顾自己。当时,多数官认同各州政府享有“治安权”以保障公共安全,但不能限制契约自由等个体权利。工人应当自由地与雇主签订自己的合同。

  霍姆斯官发表了他著名的异议意见,一针见血地指出,契约自由权只是从某种特殊经济理论中推导出来的权利,而不应被视为宪法权利。霍姆斯官否认法律上存在“绝对自由”,认为在判断州立法的合法性时应当审查该法是否与宪法存在冲突,并坚持纽约州的立法反映了大多数人的意愿,并且是符合宪法准则的。

  在随后十年的类似案件中,霍姆斯两度表达了同样的意见,站在劳工阶层一边。霍姆斯官的异议意见无疑是那个时代最引人注目的话语,表达了无数社会改革者的共同心声。但在当时,霍姆斯没有扭转最高法院的主流看法。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最高法院扼杀了上百项各州的社会立法。

  早在19世纪末,美国经济萧条。189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谢尔曼反托拉斯法》(即美国的反垄断法)。但立法是一回事,实施法律又是另一回事。工业巨头和铁路大亨千方百计地回避法律约束,钻法律的空子,而保守的官们也常常站在他们一边。在著名的美国诉奈特公司案中,以首席官富勒为代表的最高法院对该起反托拉斯案件做出了判决,政府一方输给了控制着全美98%精糖生产的厂家。最高法院承认该公司垄断了糖这种“生活必需品”的生产,但否认这种垄断影响了州际贸易。该案的判决使得《谢尔曼法》变得形同虚设,垄断势力强大依旧。

  在本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9名官中只有哈兰官持反对意见。他认为当资本以公司的名义在并非一个州,而是在整个国家迅速聚集、垄断并摧残竞争时,宪法并没有把联邦政府置于一种必须袖手旁观的无助地步。

  本案中唯一的异议者哈兰官所表述的不同意见,在以后的一些判例中逐渐成为占据主导地位的多数意见,本案的裁决最终也于1948年在曼德维尔岛农场诉美国冰糖公司案中被最高法院推翻。

  真理有时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伟大的异议者往往也是孤独的。他们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毫不妥协,热切地期望着法律能更好地反映社会的新趋势,并且能灵活变通地处理新时代的问题。有时候,时间才能够见证异议者们的伟大,哪怕斯人已逝,异议者的思想光辉仍然闪耀在法律的星空里,受人敬仰,亘古生辉。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本文链接:http://qchba.com/tuopika/444.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