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刘伯温高手论坛 > 苏城 > 正文

小说连载:苏城之恋(大结局)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25

  你要为你当时的草率付出代价。其实,散文和方宇,顺子他们一直都有和梓潼联络,小聚。他们知道了许愿和梓潼的事情,都在安慰梓潼,反倒是对许愿的离开,感到很失望。他们都知道许愿一定会回头,所以决定惩罚他,让他吃点苦头,不告诉梓潼的下落。

  浑浑噩噩的过了半个多月,许愿觉得自己像被抽空了般。梓潼就是他的魂,现在魂被弄丢了,许愿每天都觉得恍惚。

  许愿甚至想过登寻人启事,但马上又打消这个念头,又不是失踪了,只是暂时失去联络。每天晚上习惯性关机的他,很怕错过每个电话,坚持二十四小时开机。

  这天,许愿拒绝了公司同事们一起去吃饭的邀约,独自一人茫茫然的走着。他总是预感梓潼没有离开这座城市,或许在街上能遇上呢。

  这环境还真不错,不过还没让他好好欣赏这的环境,眼前的一幕马上让他心碎一地。斜对面那桌,男孩紧紧的握着女孩的手,女孩一脸的拒绝。许愿已经听不下去他们说什么,掉头就想跑。

  原来是顾念和梓潼。这间咖啡馆是梓潼,散文,和其他人一起开的咖啡馆,所以取名为“很多人的咖啡馆”。顾念一直念念不忘梓潼,被梓潼拒绝了好多次。今天,他又来了,梓潼还没来得及甩开他的手,就这么巧合的被许愿看到了。

  还好在柜台上算账的散文,眼尖看到了逃跑的许愿,她大吼了声“许愿,你这胆小鬼,是个男人,你就给我站住。”

  被她这一吼,许愿愣住了。顾念也抽回自己的手。梓潼循声望去,看到了一脸痛苦的许愿,他们默默的互相注视了十几秒钟,梓潼张张嘴,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两行清泪流了下来。许愿很想为她擦拭,但是他心想自己也许已经没有那个权利了。

  散文看着这一幕急了,对梓潼和许愿吼着,“你们两个,一个不问,一个不说,想一直互相折磨,误会下去吗?好,那我帮你们说。”

  经过散文的释疑,他们三个人都释然了。顾念明白只能放弃了,因为自己的单恋始终抵不过他们两个惊天动地的爱情。许愿不再迷惑了,差点还误会他们俩又和好如初,梓潼这些日子为他离家出走和创业受的苦,让他觉得梓潼愈来愈珍贵,对,珍贵。

  梓潼和许愿久久的互相凝视,似乎分别了几个世纪,他们都想说些什么,梓潼低头抹掉泪水,紧紧的相拥的他们此刻明白这次的相逢注定就是一辈子的命运连在一起了。

  “很多人的咖啡馆”成了许多年轻人聚会的地方,文艺和田园风的装修。这里的股东有二十几个之多,梓潼的股份多些,又是组织者,所以成为董事长。股东成员有70,80,90后组成,有驴友,摄影师,骑行爱好者,作家,公司白领等等。他们还定期策划一些活动,所以这里不仅是咖啡馆,还成为文青俱乐部。

  许愿心里每天都被幸福涨的满满的,因为爱情得意,所以事业上也有所突破。他带领部门同事策划的几个活动方案都被方宇十分看好,在业界也有些名气。

  方宇在考虑要留着许愿,想分些股份给他,否则,真说不准自己培养的人才被挖走了。

  今天早上方宇公司的董事会正在召开关于许愿应该享有公司股份百分比的事宜,经过一致决定方宇公司做出股份调整,许愿享有百分之二的股份。这在方宇公司创业史上是首例,作为业界龙头老大,有前瞻性眼光,为挽留人才,实现资源最大化。这一决定,影响公司的命运,或许也影响许愿和梓潼的爱情命运。

  苏城年轻人以能在方宇公司上班为荣,这对于一个刚走出校门一年多的许愿来说,简直就是实现了一个神话。苏城晚报第二日便用一整版的版面刊登了许愿的辉煌事迹,这风头似乎都盖过方宇。

  许愿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马上打电话和梓潼分享“梓潼,方大哥决定分百分之二的股份给我了。”

  为着这个好消息,许愿、梓潼、散文、顺子、方宇、冷雨、言语晚上都聚在“很多人的咖啡馆。”

  驻唱歌手在弹着吉他唱郑钧的“灰姑娘”,他的眉眼和颓废的气质和郑钧真有几分相似。许愿高兴的走上台对大家说“各位,今晚,我特别高兴,所以今晚我请客,希望你们玩的愉快。”

  “大叔,这套如何?”逛了好多家店的散文穿着条裙子站在方宇面前像孩子般的问。

  逛了半天时间,收获颇丰,散文掏出钱包想自己买单。方宇不肯让散文买单,方宇心里更加喜爱这个小女友,不拜金,而且率真,坦荡,真的很特别。他们中午在万达吃了韩式烤肉。

  “潼,是你吗?快回家,这一两个月你去哪里了,爸爸妈妈好想你。”接到女儿电话,梓潼妈妈激动的快哭起来了。

  “梓潼,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爸爸妈妈,独自出去这么久。我们差点就登寻人启事了,你知道吗?”梓潼爸爸责怪梓潼了。

  进方家之前,许愿和梓潼互相望着,许愿捏捏梓潼的脸,梓潼踮起脚尖轻吻他的脸颊,然后十指紧扣走进方家院子。阳光洒在这对相爱的人的身上,散发出无限的光芒,许愿已经有些许男人味了,得体的商务男装衬托出成熟干练的气质。

  梓潼父亲一脸慈祥和爱意的看着他们两,微笑着为他们打气。梓潼母亲似乎脸上有了笑容,心里暗自惊讶:这小子,才一段时间,变化如此大,不容小觑啊。

  席间,和许愿的对话中梓潼妈妈虽然已经流露出欣赏之意,但言语还是有些刻薄。

  梓潼的爸爸一直在打圆场,缓和气氛。梓潼也老是打断对话,许愿的回答不卑不亢,梓潼在心里暗暗叫好,梓潼的爸爸折服于许愿的口才和应变能力。午餐在这表面宁静,暗里波澜起伏中结束了,这一场交锋,让梓潼妈妈明白,这小子不太简单,欣慰了。

  “见到岳母娘,面试过关没?”方宇,散文一脸期待的看着许愿。许愿故意愁眉苦脸卖关子。

  “是啊!遇到对的人,当然要抓紧。你们加油啊!”方宇低头望着散文说,一脸的温柔和宠爱。

  最近,许愿觉得刚进公司不久的林笑笑看他的眼神特别深情。前几日还单独约他进餐,当然,拒绝了。林笑笑是刚招进来的新人,她时尚,能干。在人才市场里,许愿亲自招聘的,面试十分顺利。任策划部经理助理一职,办公室在许愿外面一间。她特别肯学,总是请教许愿专业知识。许愿把她当成妹妹。

  “讨厌,人家怕痒嘛!”梓潼调皮的翘着腿,看着许愿剪指甲的样子,甜蜜一圈一圈漾开。

  “小丫头,拗不过你。”说着,亲一口梓潼,被她的幽香吸引了,许愿很激动的抱着她,一遍遍的说“我爱你。”

  “许总,早,这是您的快递。”一大早,许愿刚到公司,企划部的程伟就递过来一包裹。

  “快递?”许愿纳闷着拆开包裹,原来是一男士衬衫,款式质地还挺考究,关键是尺码正好。谁买的,不会是梓潼,她要买也用不着寄快递啊!那是谁呢?看看落款,竟然没有寄件人信息,哪个神秘人物。没想明白,算了,还是先向孟总汇报下一阶段的工作计划。

  林笑笑,今天穿件淡紫色连衣裙,像朵出水芙蓉。虽然气质比不上梓潼,但也算的上美女了。她今天约许愿吃晚餐,说有事情和他谈,许愿犹豫了,拒绝吧,面子上过不去,接受吧,好像有点怪。

  到了一家环境优雅的高档牛排店。许愿傻眼了,这怎么点啊,一份牛排和红酒就花了普通员工大半个月工资。林笑笑看出了许愿的心思,爽快的说“许总,别客气,今天我生日,我请客,随便点。”

  大概是喝了红酒的缘故,交谈的气氛特别好。林笑笑说自己妈妈在读小学的时候就离开了自己和爸爸,据说现在和别的男人生个儿子。因为从小缺乏母爱,她显得特别渴望温暖,性格非常独立。在国外上的大学。许愿心想,难怪觉得这姑娘个性有点洋范儿。她委婉的表达自己的好感,许愿拒绝了。

  “大叔,你看,许愿和你公司那个林笑笑在吃牛排。好啊,想玩出轨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就拉着孟云飞的手想往里走。

  “老婆,你有身孕啊!再说,还没搞清楚状况呢!这样太莽撞了。生活又不是电视剧,哪有那么多出轨啊!可能就是普通同事吃饭吧!”他疼爱的轻轻拉着散文的手。

  “不行,下次叫那傻妞看紧点许愿。还普通同事吃饭呢,这么高档的餐厅,大叔,你都没请我吃过。”散文一脸的嗔怒。

  “哈哈哈。我对我家许愿放心啦,偶尔和同事吃饭有啥关系啊?”梓潼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微微的疼了一下。

  “傻妞,你就傻吧你!记得随时查岗,到公司查。晚上我们请吃饭,到时告诉你们地点。”

  顺子还是一脸的憨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的女友温柔可人,看样子年龄比顺子小几岁。

  大家热火朝天的吃着火锅,方宇打趣的看着言语和冷雨,“你们两个既然还没找到另一半,何不在一起处处。”

  大家鼓掌,全场的人都看着他们。一位中年男士端个酒杯过来敬酒,感叹年轻真好。

  “哎,你不就方宇广告公司的孟总吗?幸会幸会,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年轻有为啊!”男士伸出手要和孟云飞握手。

  男士掏出名片,原来他是移动公司苏城区域老总。方宇和移动老总交谈甚欢,甚至谈成了明年上半年移动公司在大学校园内投放的六百万的广告。方宇的口才和机智很被认可,也许与生俱来的领袖魅力,在生意谈判中,是吸引合作方的一把杀手锏。

  散文一脸崇拜的静静望着方宇,难得安静的她,显得有一种不一样的风情。其他人都为拥有这么优秀的朋友感到骄傲。

  方宇和散文结婚的日子定下来了,在元旦,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伴娘伴郎团是许愿梓潼顺子他们八个,阵容强大。

  新房刚装修好没几个月,是位于郊区的一栋豪宅,小区环境优雅,绿化面积大,设施齐全。梓潼和冷雨她们阵阵惊叹。许愿看着梓潼羡慕的样子,暗自下决心有生之年一定要买栋别墅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住。

  上次散文和梓潼说许愿和美女共进午餐的事,就像一根刺一样插在心上让人难受。

  梓潼经过许愿公司的时候在楼下买了许愿爱吃的点心,想着给他一个惊喜。或许,潜意识里,真的想去查岗?梓潼很讨厌自己的这种对许愿的不信任,这么深厚的感情,许愿怎么舍得玷污?

  梓潼走到了许愿办公室,发现门敞开,正想走进去,发现许愿真的给自己一个惊喜。许愿低着头看文件,站在一旁的林笑笑竟然低下头亲许愿的脸庞。梓潼呆了,点心洒落一地,许愿错愕的抬起头,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梓潼背影已经消失在电梯里了。许愿一把推开林笑笑“你到底想干嘛?”

  “你别追啊!我比她还要爱你!”林笑笑在后面大声的说,脸上掠过一丝笑意,让人陡升阵阵凉意。原来刚才梓潼走在门外的时候,林笑笑已经从办公室落地镜看到了,所以她故意亲许愿,就是想挑战梓潼。

  许愿追出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梓潼的踪影。电话已经关机了,许愿心里冰凉了。

  三天了,都联络不上梓潼,真的好担心。散文转告许愿,梓潼一个人去旅行,她想静一静,考虑两人之间的事情。

  喧闹的酒吧,许愿独自在买醉,他心里隐隐的后悔,如果当初狠心拒绝,不给林笑笑任何机会,不去吃饭,把衬衫还给她,态度坚决,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尴尬的局面。可是,一切还可以重来吗?

  许愿渐渐的迷糊了,恍惚觉得林笑笑在摇他的手臂,好像又是梓潼在温柔的看着他,他用力的揉揉眼,还是觉得看不清楚。然后,就意识不清了。

  清晨,一缕阳光洒进房间。许愿觉得头好疼,他下意识的看看,怎么到宾馆里了。再看看自己,怎么只穿一条短裤,这是怎么了?

  飘窗上,林笑笑穿着许愿的白衬衫,在优雅的浅酌红酒,高脚杯在她精致修长的手指上把玩,性感的身材一览无遗,慵懒的长发及腰,意味深长的看着刚睡醒的许愿“醒了,要不要来一杯?”

  许愿愣征的看着他,迟疑了几秒,几乎是绝望的说“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吧?”

  林笑笑风情的走到床沿,轻浮的抚摸许愿裸露在外的胸肌“你说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能做什么呢?你昨晚表现真的好棒!”

  许愿跌跌撞撞的回到公寓,想起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一阵心痛袭来,他已经永远的失去梓潼了,因为林笑笑一定不会放过他,想到这里,他哭了。

  回到苏城,梓潼才打开手机。果然都是许愿的短信,几百条,都是他的思念和担心。梓潼这次到了武夷山,厦门这一带,青山绿水让她的心情好了许多。外出一个多月了,心里想着许愿和林笑笑的事情,觉得很蹊跷。虽然,听说他们单独进餐,亲眼看到林笑笑亲他。不过,总觉得这些像是林笑笑的阴谋,那么爱自己的许愿不可能做出这些荒唐的事情,或许要听听他的解释。

  还是和他好好谈谈吧。这时已是晚上七点,他应该下班在家里了。还是直接过去,给他个惊喜吧!

  林笑笑看了梓潼一眼“正好,大家都在。我们把关系理理清楚。我已经怀了许愿的孩子了,许愿必须和我结婚。”

  梓潼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摇着许愿的身体“你告诉我,这一切不是真的,告诉我,告诉我!”

  许愿看着泪流满面的梓潼,心如刀割,他一把揽过梓潼“潼,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为何会这样。”说着,他跪了下去。

  许愿预感到事情不妙,当他追出去的时候,却亲眼看到了梓潼被迎面疾驰而来的一辆奔驰撞了,许愿看到梓潼美丽的身体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弧线,再落下,他大叫了声“不!”

  梓潼在急救室,他的父母,散文他们都来了。梓潼的母亲问了许愿原因后,扇了他一个耳光“我把女儿交给你,你竟然让她成这样子,你给我滚!”

  梓潼出来了,还好并没有大碍,只是轻微脑震荡和腿部骨折。她醒来后,看了大家一眼,看到许愿的时候大叫了声“你出去,我不要看到你!”

  许愿每次都是在窗外看梓潼睡了,才轻轻推门进去,看看梓潼,把点心水果放下。运气好,梓潼母亲让他留下呆一会,运气不好,直接被赶出来。

  这段时间,许愿都不愿意搭理林笑笑。经历那个晚上梓潼的车祸事件后,她似乎在忏悔这一幕幕自导自演的故事了。

  这天,她鼓起勇气和许愿坦白了那天许愿醉酒的事情,其实他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许愿喝醉,吐了,她叫宾馆服务生为他擦拭的身体。她在宾馆的沙发上过的夜。在许愿醒来之前,穿上他的白衬衫,尔后又让在医院上班的朋友开的怀孕假证明。

  “我,是因为太爱你了。但是,现在我才明白,你和梓潼姐才是真感情。我愿意和你一去医院为你解释。“

  林笑笑的一番解释,梓潼一脸狐疑的看着林笑笑,又看看许愿。“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吗?”一脸的单纯和无辜,让人心疼。

  “许大哥一直都爱着你,这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梓潼姐,你真的不能放弃这么爱你的男人!”林笑笑一脸真诚的看着梓潼。

  梓潼看着许愿笑了,随即又哭起来,她挥舞着拳头,捶打着许愿。许愿搂着她“潼,只要你高兴,怎么样都行,只是医生说了,你不能太激动了。”

  今天早上,大家都起早。伴娘伴郎团由八人组成,许愿,梓潼,顺子,雨欣,言语,冷雨,顾念,周颖儿,队伍甚是庞大。

  悍马h1开道,主婚车是方宇平时开的那辆路虎,随后紧跟八辆清一色路虎。迎亲队伍到了散文家楼下。

  方宇今天穿amani黑色西装,系一暗红色领带,散发着成熟男人的气息,十分迷人。

  迎亲队伍男生们跟着上楼,伴娘们在门边把守。又是塞红包,又是唱歌,才让进屋。

  方宇进屋看到坐在梳妆台前端庄文静的散文,看惯了疯闹的她,今天真的很特别。

  婚礼主持是苏城电视台主持人辛磊。音乐响起,方宇出场,具有领袖气质的他,在台上的一番话,震撼全场。

  结婚进行曲响起,新郎新娘踩着铺满花瓣的节奏,缓缓前行,随后跟着伴郎伴娘团,画面圣洁的让人想哭。

  一番觥筹交错,高朋满座,汇集了苏城各业界精英的一场酒席,这里让你惊喜的看到各界领袖级人物。散文脖子上戴的钻石项链照亮了会场,珠光宝气的她有了少妇成熟的风韵,小鸟依人的站在高大帅气的方宇身边,让人想起一切美好的事物。

  这天,清晨的阳光洒进窗棂,许愿看着梓潼熟睡的甜蜜的笑脸,一阵感动涌上心头。想起一路走来的艰辛,不自觉的把她拥在怀里,她忽而皱眉,忽而舒展。

  他们梳洗完毕,手牵手的来到了民政局。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把结婚证办妥了。许愿双手轻轻抚摸着结婚证上,两个人的合影,“阿潼,你捏捏我。”

  “我有老婆了,我终于娶到方梓潼小姐了。朋友们,祝福我吧!”一贯稳重的他,竟像个孩子,在大街上欢呼,路人停下来,连声说“恭喜。”

  “老婆,我是个乡下农民的孩子,我老家条件不好,你会后悔吗?”许愿一脸真诚的看着梓潼。

  许愿家里已经张罗开了。这个江南的小村落,因为快要到来的喜宴,大家都在忙碌着。村子里的“秀才”,小学退休校长范文山正在挥毫写结婚对联,旁边围观的乡民们暗自赞叹。

  许愿的家还是木头泥土结构,这是他爷爷盖的房子,三代同堂。木头墙上粘贴着喜宴分工表。

  当许愿的黑色奥迪A8停在村口小店铺旁的时候,在店铺打牌,喝茶,聊天的村民们都出来围观,看着他们艳羡的目光,许愿真有些衣锦还乡的感觉。

  许愿爸爸妈妈,爷爷,妹妹,叔叔,婶婶,大姑,姑丈,表姐他们早已站在村口迎接。

  许愿妈妈看到儿子和儿媳走下车,她激动的抹眼泪。“好小子,都买上奥迪了。也不打电话回来说句,爸爸也给你凑点钱。”许爸爸轻轻抚摸着车,快乐的很。车身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特别的光彩,交织着众人淳朴善良的笑脸,在梓潼看来,一切是那么美好,和谐。

  “哟!还真是个大美女啊!臭小子,福气不浅啊!”许愿的婶婶看了眼梓潼,一脸惊喜。

  大家一边笑笑说说,一起回到许愿的家。这里的农家婚礼一般都是提前三天开始操办,请大家帮工,厨房里,洗菜,切菜,烧开水,好不热闹。

  客厅好大,摆了好几张桌子,有在打牌的男人,喝茶聊天的农妇,倒茶的茶水先生,登记红包的帐房先生。

  许愿的行李刚放下,许妈妈就端出两碗水煮鸡蛋,“阿愿,梓潼,快趁热吃。这是咱家老母鸡下的鸡蛋。”

  吃着温热的鸡蛋,看着忙碌容易满足的人们,许愿拉着梓潼的手说“老婆,喜欢我们的家吗?”

  他们俩手牵手去散步了。家门口是一条小河,和一条窄小的仅容的下拖拉机穿过的水泥路。田野里稻谷一片翠绿,恰逢早春。青山绿水,其间穿梭着过往的农民,他们戴着斗笠,和着锄头。

  许愿指着小河说“阿潼,河水很深。我小时候经常在这里游泳,你看,水好清,还很甜。”

  沿着一条小路,往上走,坡有点陡,许愿紧牵着梓潼的手。飘来阵阵栀子花的清香,许愿指着这些桔子树,“这是我们家的,还有那两棵梨树。到秋天,我们一起来采果子。”

  这次婚礼邀请许愿表姐担任主持,她性格开朗,在省城电视台担任播音员,三十出头的年龄,梓潼初见还以为她还未嫁,此时她已是五岁孩子的妈妈了。岁月在她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痕迹,或许和她纯真快乐的性格有关。其实她是第一次担任婚礼主持。

  当方宇黑色路虎停在村口,走下一席帅哥美女的时候,村民们简直被惊艳了。许愿和梓潼感动的和他们拥抱,毕竟这么远,而且放下工作来参加婚礼,真的很难得。

  “爸爸妈妈,这些是我在苏城的同学,朋友。这位是我的老板,方宇公司的方总。”

  当许愿表姐说“朋友们,让我们端起手中的这杯酒,大喜之日,欢天喜地”的时候,在场的亲朋好友无不激动的直鼓掌。许愿拥着梓潼,喜极而泣。

  窗外洒进一丝月光,微风轻拂着窗前的一对红烛,新房里的大红喜字,闪烁着光彩。

本文链接:http://qchba.com/sucheng/838.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